两女一男共处一室,发生了不堪入目的事情…

两女子同一时间遇害,其中一女子,先被强奸后被掐死,另一名女子,虽守住了清白,但两名女子死得都很冤屈。
小区居民发现,一名女子在家中被杀身亡,邻居发现后急忙报了警。
警方赶赴现场,得知死者名叫赵蕾,是超市的一名收款员,警方赶到现场时,只见床上的尸体被一块白布盖住,经过核实,死因是被人掐住脖子窒息而亡,死亡时间是在半夜,窗户和门锁都没有被破坏的痕迹。
初步推断,很有可能是熟人作案,可仔细查看死者的眼睛后发现,她那双眼睛里充满了惊恐,如果是熟人,她还会害怕吗?或许,面对死亡,没人能做到毫不恐惧。
通过调查,警方锁定了两个嫌疑人,一个是死者的丈夫霍京生,还有一个是死者的邻居吕江,据同一栋楼的居民反映,吕江似乎和死者赵蕾有着不同寻常的男女关系。
警方将赵蕾的丈夫传到了警局,警方询问案发后,家里是否有东西丢失?霍京生一听就急了,大哭着说:我媳妇儿都死了,丢什么东西重要吗?
说完,双手掩面,哭声更大了许多,明显就是在虚张声势,警方继续询问:案发当晚,你在哪里?霍京生说:自己那天正好出差,住在老同学家。
根据霍京生的交待,第二天,警方拿到了一份调查报告,案发当晚,霍京生确实不在本地,跟他同行的两个同事可以作证,当晚他们分别后,霍京生就去了同学家留宿,次日才坐车回来,而且,两地相隔很是遥远,一夜之间根本不可能跑个来回。
警方排除了对霍京生的嫌疑。
正在警方毫无头绪的时候,自称是死者邻居的一名男子,提供了一个重要线索,他说:昨天夜里,他看见邻居吕江进了赵蕾家,进去的时候,吕江还鬼鬼祟祟的。
按照邻居的反映,吕江的嫌疑最大,警方听完,立马传唤了吕江,吕江承认案发那晚,他确实曾出过门,可就是不承认去过赵蕾家。
警方再次复查现场,发现在现场遗留的一枚指纹,经检查确实是吕江的指纹无疑。
证据确凿,警方立刻赶往吕江家中,准备抓捕吕江,却发现吕江正手拿一把水果刀,用力地划着死者赵蕾的照片。
吕江的如此举动,更加深了警方对吕江的怀疑。
面对警方的询问,吕江直嚷嚷自己被赵蕾害惨了,他解释道,因为赵蕾长得不错,她老公也经常不在家,自己就对赵蕾起了点歪心思,案发当天,他确实去找过赵蕾,想跟她套套近乎,但刚进赵蕾家的门,就被她给轰了出来,前后不超过十分钟。
案件一时陷入了僵局,仅凭一个指纹并不能确定吕江就是凶手,此时,警方自我提出疑问,霍京生曾交待,案发当晚,他是在外地同学家留宿,可警方并没有查证情况可否属实,这是警方的一个漏洞。
警方立即外出查找,霍金生不在现场的确切证明,果然,带回来一个让人吃惊的消息,霍京生当晚留宿的老同学叫周岩,而周岩的妻子,也在相同的时间被杀,而且死法与赵蕾一样,都是被掐死的,周岩的妻子死前还曾遭受过侵害。
而案发当晚,周岩也声称自己去外地出差,留宿的地址竟然是在霍京生家。
警方突然想起案发时,在赵蕾家中发现的半个旅游鞋印,经证实,鞋印正是周岩的,周岩的妻子,体内残留的DNA也与霍京生相符。
真像终于浮出水面,原来,这是一起居住在两地的男子,精心策划的异地杀妻案。
周岩杀死了霍京生的妻子,霍京生杀死了周岩的妻子,然后,两个人相互伪证,对方是在自己家留宿。
到了审讯之时,周岩与霍京生两人,还像是商量好似的,都一言不发。
警方就把两个人分开审讯,当周岩听说自己的妻子,是被人先强奸后再杀害时,周岩悔不当初,大骂霍京生狼心狗肺,周岩就把二人制定的作案计划和动机全盘托出。
周岩与霍京生两人,从小一起长大,关系非同一般,周岩察觉出,老婆外面有情人,很是愤怒,就找霍京生诉苦,而霍京生正准备和老婆离婚,但又害怕自己贪污受贿的事情,被妻子赵蕾举报,于是,两人一拍即合,才设计把两个女人同时除掉,以绝后患……
故事情节改编自《重案六组》
周岩的妻子因为对婚姻的不忠,才让丈夫起了杀心,而霍京生的妻子,却死的完全无辜。
周岩的妻子是自己有错,霍京生的妻子是丈夫有错,婚姻中的错,真的就要用暴力来解决吗?暴力解决的后果,就是周岩夫妻和霍京生夫妻,最后都没有善终。
婚姻中的错,要如何正确合理的面对?每个人会有每个人不同的见解,这或许是《重案六组》当中的故事,留给我们的一个思索!